戒毒故事
【警钟】大武口区|毒品伴我走向死亡——一个失足者的忏悔
发布时间:2019-11-11返回列表

       

          "盛年不重来,一日再难晨”,世上没有后悔药,一但脱离正常生活轨道,人就会迷失方向。周某,因长期吸食海洛因导致丙肝肝硬化(失代偿期)合并食道静脉曲张破裂出血、高血压病(3级 极高危)、2型糖尿病、胆囊炎、失血性贫血(重度)等疾病。十七年的“毒龄”,八次强制戒毒,戒断期最长三年,最短四个月,平均间隔不到半年又复吸,这是周某的戒毒档案。漫长的吸毒史,彻底把周某变成了一个对生活无希望、推日下山的可怜者。  
       去年二月,当所有人都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中时,第八次被强制戒毒的周某却因身体突发病情被送往银川附属医院抢救,最终在医院表示无法医治后,被送回家等待结束暗淡无光的生命。        
      羸弱不堪,无法正常行走,生活无法自理的周某开始意识到他人生的尽头已近,再渴望延续生命,梦想过上最普通的生活已无可能。当我们和居委会主任等社区工作人员来看望病情、为他申请低保及办理大病救助时,他抹着眼泪说:“开始,就是觉得好玩,想着吸一口应该不会上瘾……”。从他抽搐声中,我听出了他对自己过去的悔恨和对毒品危害的彻底认知。         
     “想过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吗”我问他。
      “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只顾着吸毒。现在挺羡慕你们这些每天上班下班,过着平淡生活的正常人。”周某说,从他尝试吸食第一口海洛因开始,到后来的针管注射海洛因,自己在吸毒的泥潭中越陷越深。戒毒,复吸,再戒毒……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丢掉了体育老师的工作,把母亲气病、离世,辜负了父母的培养之恩,也毁了自己。      
     “父亲就我一个儿子,想到以后不能赡养他,让老人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活在这世上,我……”周某痛苦的抱着头。他的身上,积累了一个男人作为“儿子”一辈子都无法挽回的痛。
       四年前,刚接触这份禁毒工作,初见周某,他面色无光,眼神游离,瘦的皮包骨头。当时的他刚参加社区康复半年,却迟迟不愿按时尿检,我们多次入户走访,都被拒之门外。后来我们从了解到周某母亲刚得脑梗导致偏瘫,行动不便,便和社区协商将其列入享受“温暖工程”人员名单。后来跟街道、社区的工作人员一起走访周某家,见到周某时,他正给母亲喂药。我们聊了为其母亲申请低保、医疗报销、了解病情等话题,让他感受到了我们的关爱。这之后,周某有了很大的变化,能主动来社区戒毒康复站报到,按时做尿检,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直到后来,母亲的离世对他打击太大,他带着自责与愧疚又走上了复吸、强制戒毒、戒毒所病危这条不归路……一切都已经晚了,他只能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生命诚可贵。周某只因“觉得好玩”染上毒瘾,拿宝贵的生命换来虚无的幻觉上的满足,这是多么荒谬沉重的交换,然而周某在初尝毒品的时候又怎会想到会有如此沉重的代价呢?    
      罂粟花外表似乎绝美,但它毁了多少个青年美好的人生、葬送了多少个家庭的希望! 世人们,醒醒吧!我们应该携手共同抵制毒害,净化我们生活的环境,让大家每天都充满希望,与家人们一起笑看四季轮回、花谢花开,共赏夜晚的月亮、初升的太阳!! 


供稿人:杨海霞